Tags » The Everyday

給P

如果跟我分手只能換來現在的這個你,說真的,我很失望。
分手時,你不是說過為了我會改變嗎?
當然,我並不希望你只為了挽留我而改變。如果你不能為了自己而改變的話,那是沒有意思的。當你不再那麼愛我時,你便會怪我要你成為一個你不認同的自己。
而結果真的你一點都沒變。因為我離開了,你就更加沒有需要改變了,於是你便故態復萌,甚至變得比以前更封閉,更意志消沉。
我說只要你喜歡高興便好了,因為我沒有權利作出任何批評和要求。反正我也不一定要你喜歡我,但是我希望你會過得快樂。但是你卻一副自我放棄的樣子,說快不快樂已沒所謂了。
如果你仍希望我回來你身邊,你覺得我會喜歡現在這個樣子的你嗎?還是會對於自己曾經選擇的人竟如此不濟,感到很失望,甚至後悔當初看錯了人,慶幸自己跟你分了手?
你說你跟我一起的時候感到很特別,不想分手後會被打回原形。但是你可有想過那是你懶惰和不負責任的想法?你只是依靠我給予你快樂和意義,你有沒有想過自己的快樂和意義得由自己去追尋和建立,有沒有想過你的伴侶從你身上也該得到一點快樂和意義,才算一段平衡的關係?
以前你怪我不夠愛你,妒忌我以往的異性友人。但是在你要求我的愛前,你有沒有想過我為甚麼愛你/不再愛你?
即使你不再想跟我有任何關係,你要找一個真正愛你的人,好證明我是錯的。但你現在這個樣子,誰會喜歡?
不為了我,為了你自己。為了我記憶中的你不被蒙污。

The Everyday

#TOTHEGIRLS

To the Girls,

Don’t believe what they say, you are powerful. The world is so terrified of you that they belittle you constantly. They try to sell self-hatred to you in every way possible: 553 more words

The Everyday

UNIT X 'Inspirer Series' - Andrew Brooks LECTURE

Where are your hidden spaces?

Brooks raised some interesting points of interests throughout his lecture that inspired me to think differently about the unique way in which as an artist we see the world.

135 more words
Art

給我愛過/愛過我的男孩們

去了日本以後的某一天,我開始了清理舊電郵的習慣。一年工作假期對我來說其中一個大意義,大概便是讓我有機會清空並重新整理自己。用了十多年的Hotmail Inbox裡堆積了百多頁面成千上萬的電郵,於是我從最早的中學時代跟同學間分享偶像訊息的電郵開始,逐一把它們歸檔或銷毀。勤力的時候每天都清一頁,有時懶惰沒有心情或者去了旅行便會隔好些時日才清理一次。清理電郵的過程讓我發現自己的記憶力並沒有自己想像中強,很多無疾而終的交流更透露出我其實比自己想像中更薄情。

而今天我發現了這封電郵。標題欄目上的那個名字,勾起了多年沒有記起的回憶。沒有記起其實也有一段過程,先是強迫自己忘記,隨着時間過去,也就真的忘記要想起。電郵內文是一封非常誠懇的道歉信,現在再讀,頓覺當年為了面子為了啖氣而拒絕原諒和放下過去的那個自己實在是太過年輕愚蠢。但是也許那個時候的我們都太過年輕,也許我們都未懂得如何去愛,如何去面對愛情這苦難。為此我們總打着愛情烈士的旗號,義無反顧的讓愛情的利箭刺傷彼此,好讓自己能夠向世人展示自己對愛情的忠貞與堅定。那種年輕人的陳腔濫調。

現在的我已不年輕,早已明白這世上沒有永遠的愛情,也沒有永遠的憎恨。人生如戲,每一幕總有開始終結,完場時總要一笑置之,Forget and forgive。於是我想起另外一個他曾經對我說:Never say never. 我那時覺得他很殘忍,但原來殘忍的不是他而是把一切變成回憶再完全抹去的時間。

所以我當我再讀那封電郵,早已沒了當年那強烈的感覺,倒是感到滿腔的暖意的感激。謝謝你以及所有我曾經愛過的或愛過我的男孩們。謝謝你們曾在我的生命中出現,謝謝你們曾喜歡過我,謝謝你們讓我經歷愛情,儘管結果我們沒有在一起。反正這世上沒有永遠的愛情,當我們在一起的時候,那便是永遠。希望你們都過得很好,而且早已忘記了我。

The Everyday

那種奢侈的究極的純粹

一向都認為閱讀和寫作是很個人的事情,本來便不太關心跟自己無關的本地文學圈子。雖然偶爾都會擔心過份孤高自賞只會讓自己與當代文學潮流脫節,落得只能成為不入流的業餘文人的可悲結局。縱觀古今文人無一不屬於當代前衛文學圈子,更覺所謂文人孤高不搞政治是世紀一大謬誤。從日本回來,聽了友人逐一更新近日文壇裡的是非喧嘩,心裡對所謂文化圈的厭倦又重新燃起。若要我花那麼多時間精力去處理文化圈裡的大是大非,我真的寧願繼續留在圈外,名不經傳的靜靜寫我的名不經傳的小說。我也不是單純到認為只要寫了作品便能找到讀者,只是現在的我視寫作為一種行為藝術,視那過程為一種儀式,視那孤獨和無意義為一種修練。不收入場費,不作公開演出的行為藝術,參與者和觀賞者只我一人。只要那種奢侈的究極的純粹。

The Everyday

Lunchtime walk at the office

It’s 1pm outside a monochrome office block on a season-defying day on the outskirts of Bern. If it’s autumn, the air shimmers in the heat of a ridiculously late Indian summer.

461 more words
About Writing

Inside My Mind: Random Thoughts-Blogging 101

an egg-making bunny who delivers candy in baskets-somebody had way too much time on their hands

Unpretentious people are my favorite people

Where in the world is my husband’s passport? 163 more words

The Every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