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Politics And Democracy

北京交管系统6人落马 陷“京A”利益圈

今日,北京市公安局交管局原局长宋建国将在一中院受审,其被指控在任通州公安分局局长、交管局局长期间,为北京新月联合汽车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刘长 青、总经理刘长江,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郭文贵等人在办“京A”车牌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索取、非法收受财物共计价值2390余万元。而此前,宋建 国的一名秘书、两名司机以及相关的车管所原副所长、车管所京朝分所警长等5人,均因“京A”车牌交易获刑。

■ 盘点

陷“京A”利益圈 交管系统6人落马

宋建国案引发社会关注,不仅是因为涉及被很多人视为地位和身份象征的“京A”车辆号牌,还因宋建国及其秘书、司机、下属甚至家人,利用职权或者影响力,编织了一张盘根错节的“京A”政商网,辐射各方。 18 more words

Politics And Democracy

“赵衙内”的房产帝国(之三)】济南:金碧辉煌的火药桶

在向天津人民推广了装饰性阳台之后,赵晋又为济南人民设计了5.2米层高的房子。为应付各种维权或潜在的事件,几乎每年年末,赵晋的山东诚基地产都要派 人,给市、区公安局、维稳办,信访局、建委等部门递交公函,请他们协助处理。为摆平事端,赵晋不仅动用权力资源,还亲自带领“特种力量”动手立威

【财新网】(记者 谢海涛

在南京原始积累、天津大展宏图之后,2006年,赵晋杀奔济南。

泉城八年,他将津门之手段,因地制宜,与时俱进,谋利技术日臻成熟:拿地时,必黄金地带;建房时,肆意修改容积率,设计特别房型;验房之后二次改造,瞒天过海;广告营销时海阔天空,让人如坠海市蜃楼;签合同时,以补充协议架空格式条款……让市民一步步沦为待宰羔羊。

其勾连官场的手段也日渐纯熟,糖衣炮弹之下,高官子女入股,荣损与共,权钱相照,以打造官商共同体。

其维稳手段更日益老辣,挟权势之威,借黑道之力,犯我诚基者,虽远必伐。业主、律师、建筑公司,概莫能外。

八年如一日,赵晋把他的楼盘,日益打造成为金碧辉煌的火药桶。

1、 济南地王

2008年1月6日,山东济南和平路47号。一家叫诚基中心的楼盘开盘了。

上午9时,售楼处已是人头攒动,大厅里展示着开盘楼座的相关证件副本、施工图公示文件、销控表等,省城多家银行坐镇现场办公。门前广场的广告语格外惹眼:“高品质、低房价,才是硬道理”。

Politics And Democracy

【“赵衙内”的房产帝国(之二)】天津:海河之畔的房产大佬

天津十年,赵晋把香港的房产思路、南京的历练,试验于此黄金宝地,逐渐发展出一套独具风格的谋利模式:高价拿地,全力开发超高密度小户型,挖空心思偷面积,低价快速出售。赵晋打造房产帝国的征途如坦克滚滚向前,凡阻碍者必碾于车下

【财新网】(记者 谢海涛

南京只是赵晋的起家之地,深入京畿重地,则是其成就霸业之始。2003年之后,赵氏父子相继北上,似非偶然。

京师有退休的老爷子坐镇,赵晋于此设高级会所,勾连权贵,官商同乐;更于津门开疆辟土,旁及冀地,以为旗舰,号令诸地。

天津十年,赵晋把香港的房产思路、南京的历练,试验于此黄金宝地,逐渐发展出一套独具风格的谋利模式:高价拿地,全力开发小户型,挖空心思偷面积,低价快速出售……再把其先进经验,推广至宁济等地,一时烈火烹油,鲜花着锦。

虽每建一楼,皆如引发一座火山,民怨沸腾,但其根深叶茂,挟权势以令业主,高压维稳,强势止沸,业主徒呼奈何,遂有最牛开发商之名。

 1、天津标王

2003年,赵晋是以外商的身份空降天津的,由此开启了其隐形帝国在北方的基业。

这一年,在公众心目中,SARS的阴霾笼罩着全国。自1998年终止福利分房后,中国逐渐建立起住房分配货币化、住房供给商品化的住房新体制, 房地产刚刚迎来发展的春天,在SARS疫情中瞬间坠入寒冬。当年6月,央行出台“121号文”严控房地产贷款,又给了开发商当头一棒。这是中国第一轮房地 产牛市之后,中央政府第一次采取措施抑制房地产过热。但两个月后,国务院出台“18号文”,却又明确房地产业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 37 more words

Politics And Democracy

中国官吏供养史白话

老马杂谈

中国是一个官本位制厚重且延续了数千年不衰的古老国家,品级、名位、俸禄、出行仪仗、座次、座驾、服饰、警卫级别、进出行走次第、讲话发言排序、住房面积甚至墓园的规模布置都能准确反映出官员的身份等级;离职后还不兴叫平民,而必授之“员外”、“顾问”、“巡视员”或“调研员”等名份。五千年的中国传统政治文化内容也庞杂浩瀚,绝非三言二语甚至一文一著所能表述详尽,而作为其重要组成部分的“官吏供养”自然也内容繁复、源远流长,因此只能由最高或中枢中央层面开始梳理,因人员数量相对精少,相对浅显易懂。

中国封建社会的国家和社会性质其实非常清晰,国家归皇帝一人所有,全国土地都是他的财产,全体百姓都是他的子民,全体官吏则均为其雇用的下属。雇员当然只对雇用他们的老板负责,理论上还不必对其上司上级官员负责,因为上至宰相总督下至巡抚知州县令都只是这个皇家超级大公司的部门领导,任何官吏胆敢违背皇家法制营私舞弊作奸犯科,自有直属皇帝老儿的御史官抓你辫子,打你板子,甚至将你送入天牢(官员袒护包庇自己犯罪下属的情况极为少见,因为此类情节完全等于欺骗皇上)。官吏的职级俸禄完全由皇帝钦定,而由他所在部门代发。皇帝高兴时可以随时赏赐金银珠宝甚至土地美女给雇员,当然,龙颜突变时也可以立即收回你的家产乃至性命。

Politics And Democracy

“王福会”效应:《历史的终结》应重写

何清涟

最近王歧山与《历史的终结》的作者福山见面,他想传达什么,外界见仁见智。我仔细读过之后,感觉到有两个层面的蕴涵值得关注:一是王明显地表达了中 共政府不会按照西方世界的预期,向民主政治方向迈进;二是福山也许可以从这次面对面的玄学讨论中,重新修正自己的“历史终结论”。

王歧山清晰地传导了什么?

一、中国特色的“政治”理念。王说:“政治在中国解释为,‘管理众人之事’。顾名思义,首先把词理解好”。

这一解释与西方解释完全不同。关于“政治”的解释,西方政治学的共识是:政治是由各种团体或个人为了各自的利益所结成的特定关系,各种社会团体进行 集体决策的一个过程。“结成特定关系”的必经途径是选举,集体决策除了民选政府之外,还有民意代议机构监管。王完全没谈政府的权力由何产生这一根本问题。

二、一党执政(专制)不能改,党大于法是原则。

福山在好不容易得到的一次说话机会中谈到自己研究过法治:“关键是‘rule of law(法治、法的统治)’。我的《政治的起源》中分析法律的精神来源于宗教,各教派之间的冲突形成了一定‘相互的监督’作用,但最终神是唯一鉴别真理的 标准,也是统治支配的力量,所以法律(神)的面前人人平等。因此来源于宗教精神的法律统治(rule of law)包括统治者在内,司法独立于政府的脉络是这样来的。不知中国的宪法能否做到‘rule of law’,并司法独立。”王对此的回答是:“我们的信心是从实践中得来的,还要走出来。”对福山提出中国能否落实法治及司法独立的问题时,王断言行不通: “不可能。司法一定要在党的领导之下进行。这就是中国的特色。再说宪法是文件,也不就是人写的吗。总统、国会以外还有宪法,宪法应有神圣性,但它不是神, 是公众的法。” 10 more words

Politics And Democracy

福彩黑幕:中彩在线高管涉数十亿利益输送

《经济参考报》

近年来,福利彩票销售额逐年攀升,但其销售、开奖、公益金去向等环节屡屡受到公众质疑。《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发现,作为福彩重要票种之一的“中福在线” 即开型福利彩票,其独家运营商北京中彩在线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彩在线”),已由名义上的国有控股企业悄然转变为高管掌控的个人“财富帝国”, 该公司高管被指利用职权隐瞒监管部门向“关联方”暗存利益输送,涉及金额数十亿元。

高管曲线控股 国有股控制权旁落

“中福在线”即开型福利彩票,是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以下简称“中国福彩中心”)发行的一种即开型电子视频彩票,自运营以来到2014年底总销售额高达1300多亿元,目前占全国福利彩票销售总收入的10%以上,被称为彩票领域的“黑马”。

记者查阅到的资料称,负责“中福在线”独家运营的中彩在线公司,是经民政部批准,于2002年7月成立的从事彩票销售系统开发、建设、运行、维护的国有控 股高科技公司。在中国福彩中心的官方网站上,中彩在线被称为中国福彩中心的内设部门之一。按照合作协议,中彩在线由中国福彩中心、北京银都新天地科技有限 公司(以下简称“银都新天地”)、北京华运中兴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运中兴”)三方共同发起成立,出资比例分别为40%、33%和27%,董事 长由中国福彩中心委派,按此协议,中国福彩中心是中彩在线的控股股东。此外,公司设总经理1名,由董事会聘任。

Politics And Democracy

一声枪响,庆安官场全面崩塌

庆安县警察开枪打死徐纯合一事,被舆论持久关注,终于引发最高检和公安部到庆安调查。民警李乐斌一声枪响,打醒了全国人民,还将引发什么后果,尚待来时。但在庆安,业已引发一场全面的官场崩塌,连续余震,不是虚话。

有扎堆儿的一系列事实为证——

先是在李乐斌开枪之后,第一时间去安慰、压惊的县委常委、副县长董国生引起民愤,被举报年龄造假、学历造假和妻子吃空饷等罪,据新华社和人民日报报道,董国生已经被宣布停职。

如果放在平时,庆安小地方的腐败小事即使有人举报,也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而且他们有的是办法来封锁消息。但庆安一下子因为徐纯合之死,成为举世关注的焦点地方;民间举报遂一下子活跃起来,就好比乡村看社戏一样热闹非凡。如果说是民意的狂欢,那也是压抑太久所致呵。

Politics And D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