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Politics And Democracy

最朴实的批毛文章! 字字真言句句实话痛快!

楚天一笔

一出生就挨饿,一上学就停课,一毕业就下乡,一上班就下岗。刚吃了几天饱饭,本来无意关心政治。闲来读几本武侠小说言情故事,深一点的读几页历史,花间一壶酒,数英雄论成败,何等潇洒快活!偶然间在网上遇到袁腾飞,虽然没啥新玩意儿,但那嘴皮子上的功夫,俺到真的有点儿喜欢。又不小心遇到一帮造反派在那里整小袁的材料,打棍子、扣帽子,上纲上线,俺可就忍不住几分气恼。

反正一个大老粗,也不怕别人笑话。不唯书(没文化,文革耽误了,没看过几本书);不惟上(除了咱老板);只唯实(不懂辩证法,就是眼见为实,保不定有点儿主观)。诸位且躲在一边,看洒家光了膀子与那厮们对骂—

诸位老少爷们,今天袁腾飞没来,很扫兴!更扫兴的居然有“泼皮牛二”来闹场!我想不明白,袁腾飞得罪你们谁了?你们有什么资格来闹?依据宪法哪一条?袁腾飞违反了国家法律哪一条?你们要热爱毛主席,那是你们的自由;袁腾飞有不同的看法,那是他的自由。

Politics And Democracy

高瑜重判的信号才是真信号

非韩

71岁的记者高瑜最近被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以向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的罪名判处有期徒刑7年,法院认定其所谓罪行中的国家秘密就是当初引起轰动的七不讲,即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中共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都不要讲。

七不讲曾经是一个网络流言,一些来源不明的消息声称中央有了这个新政策,流言刚出现时很轰动,不是因为七不讲多么离谱而让人震惊,而是因为很多人认为这个 流言一定是假的,中共不可能出台这样的政策。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群体中有个信号派,经常在中央的各种消息中发现各种进步和改良的信号,认为中央在下一步很大 的棋,而这步棋的落脚点就是不断接近普世价值,反腐、依法治国、习近平上台后首站选择视察深圳等等都曾被他们解读成更大改革的预兆。七不讲的方向上与信号 派的种种预测截然相反,真实性被他们怀疑也在所难免。

Politics And Democracy

周令等家族腐败比民国四大家族如何?

中共领导人瞿秋白在1920年代提出蒋宋孔陈为民国四大家族一说,后来陈伯达在国共内战中写《中国四大家族》一文中指称四大家族借抗战为名聚敛民财,获得了多达200亿美元的财富。有道是:蒋家的天下陈家的党,宋家的姐妹孔家的财。 蒋介石是“四大家族”毋庸置疑的领军人物,有了蒋中正的才能和野心才有了曾经煊赫无比的“四大家族”——“蒋宋孔陈”。蒋控制的是政治,陈控制的是党,宋孔两家先后担任财政部长,长期把持国家的财政大权。当前,大陆学术界目前已经认为这类说法很有争议;经研究考察后,蒋陈虽有些家产但实际上微不足道。孔宋虽是大财团,但财富的累积仍属于个人资本主义的范围,与国家资本主义并不相同。而读过中国近代史的人们,提起民国四大家族,无不咬牙切齿,心示自己的正义。而为何我们这些后人为何会对这些素未谋面的四大家族而痛恨呢?那是因为他们靠权力掠夺和垄断来积累起家族的利益。

权力会使会使人产生欲望,也会使人变得疯狂,当一个人沉溺于权力的游戏中时,往往忘记了人类的本性,丧失了自我,古今中外像这样的例子是太多了。一些人在未获取权力时,总认为自己世界最廉洁的人,而当获得权力之后,往往会走上贪腐的道路,因为在中国,权力不受民众的监督,关起门来,拍板就算,没有人知道里面的人要做些什么?为此,当权力可以由个人拍板就算的时候,往往会形成权力越位,无法无天的情形,逐形成权力膨胀,为了家族的利益,利用权力不惜一切代价,也正是因为如此,中国方才出现“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局面。

Politics And Democracy

中国高干子弟名单有哪些,中国高干子弟一览表

中国高干子弟最新名单

毛新宇——军事科学院军史部研究员,全国青联常委、北京西城区政协委员,中校(1971.01,毛主席的嫡孙)

邵 华*——原名张少华,军事科学院百科部副部长兼任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少将(1938.10,湖鲜?湃耍幻?肚嘀?蓿?跛计胪?敢旄傅拿妹茫?nbsp;

毛远新——原辽宁省委副书记(1971-1976),沈阳军区政委(1941,毛泽东侄子,毛****之子)

刘允真——又名刘丁,原长沙商业银行副行长(1948,刘少奇三子)

刘 源——解放军总后勤部副政委,2000年晋升中将,36岁任河南省副省长(1951,湖南宁乡人;刘少奇幼子)

刘平平*——又名王晴,原北京食品研究所所长、国内贸易部科技司司长;1999.11.25,国际星座局将蛇夫星座编号为RA17H37M17S— D5’39’的星注上了“王晴”的名字,以表彰她在食品学领域做出的贡献。(1949.05,哥伦比亚大学营养教育博士,刘少奇三女)

刘亭亭*——联亚集团和中贸圣佳国际拍卖公司董事长(1952,哈佛大学商学院硕士,刘少奇四女)

Politics And Democracy

作协制度是极权国家的一项重要安排

胡发云

近日,博友说,胡发云、方方该退出作协。我说我近十年前就已经退出三级作协并奉还从未使用过的各类头衔。十五年前已经宣布不再参与职称评定。我这样 做,只是想安静一点,自在一点,不再陪他们玩那些无聊游戏。但我从未以此来要求同行。而且我只是退掉了作为群团组织的作协身份,并没有辞去我的工作。我一 生都在体制内——从工人、到企业干部、到专业作家——但尽可能不让这些妨碍我的思考和表达,哪怕付出代价。我纳税,也尽力用纳税人给我的一点工资,做一点 对得起他们的事。

我乐于见到作协和豢养它的制度结束,但是前提是要建设一个新的制度——当作家不能靠稿酬生活时,他可以讲课,可以办刊,办学,写肥皂剧或做别的工 作。而现在,这些资源都是被控制的。一个好的制度,作家既有创作的自由,也有用各种方式养活自己的自由,更要有出版的自由,没有最后这一条,让专业作家自 食其力有点残酷,就像把失去觅食能力的猪赶出猪圈,而外面又没有自由奔跑的山野也没有了多少吃食。

Politics And Democracy

怎样观赏中共权斗大戏

《动向》

目前上演的中共党内权斗大戏,为中共建政六十五年权斗连续剧中最精彩、最惊心动魄的一集。有道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除了正在戏中斗个你死我活的中共领袖们外,我等皆属看热闹的。看热闹也得会看,在此我提供一些心得。

切勿选边站

过去的戏码,如:毛泽东斗刘少奇、林彪,邓小平斗华国锋,江泽民斗陈希同,胡锦涛斗陈良宇,双方力量悬殊,输赢无悬念,而且大家都把赢者当作正面角 色,输了的都是反角。这次不同了:不但看不出最后谁输谁赢,而且当人们知道习近平反腐不是为了推行政治改革,最大的目的是巩固中共贪腐之源的中共一党专 政,是为了清除异己、让贪腐首恶的中共太子党永远掌握最高权力,那么这出戏就不再是正义与非正义的主题、也没有正面角色与反面角色之分了。怎么分得清习近 平与他的对手谁是令狐冲谁是任我行呢?怎么能断定到最后习近平一定完胜、他的对手一定呜呼哀哉呢?别说中国人,就连一向谁上台就看好谁的美国头号亲北京学 者沈大伟,这次也舍习近平而去,断言习近平最后以身败名裂而谢幕。

Politics And Democracy

中共官场又添乱象

author :乔木
近日,昆明市委书记高劲松被查处。在习王严厉反腐、不断有高官落马的背景下,这不算什么新闻。可是事件连着看,连续三任昆明市委书记被查,就是新闻了。高 劲松的前任张田欣2014年7月被查。张田欣的前任就是着名的仇和,在升任省委领导后,也难逃厄运,于今年3月在北京的“两会”会场被带走。
一个地方连续三个一把手落马,这就是官场的“昆明现象”。官员出事绕不开权钱交易的受贿、贪污、滥用权力,作为最高领导的市委书记,由于主管干部提拔任命,还难逃卖官鬻爵的嫌疑。
中国官场上素有“若要富,动干部”的说法。在从上至下的集权体制下,官员的提拔、调动最终都要由当地的最高领导说了算。如果带不来经济上的好处,任何集权都没有存在的意义。

Politics And Democracy